他們繼續看熱鬧,怕孟母的面子丟在地上撿都撿不起來。

李想一臉錯愕,還想叫眾人回來,一起說說這件事,她是不是應該要回善款?

李想絲毫沒覺得自己錯了,極力想要證明自己是對的,到時也好回去和孟母說清楚,是孟母抹不開面子,才損失那麼多錢。

問題不在她身上,在孟母身上。

然而賓客們都沒搭理李想,將她當成空氣,各自寒暄道別,上車走人。

今天是慕家的主場,慕家主張的拍賣會被人砸場,不是瘋狂打慕家的臉?

李想這樣鬧,不但孟家丟人,慕家也丟人。

慕家和楚家是親家,慕家丟人,就是楚家丟人。

這兩大家族,誰敢開罪?

趕緊離場,明哲保身,當作什麼都沒發生,什麼都沒聽見。

“你們什麼意思!”李想見人都走了,跺了一下腳,“明明我有道理,還不讓我說嗎?”

李想轉頭看向恩寧,“他們不過是怕楚家和慕家,才不敢發聲!”

恩寧沒說話,深吸一口氣,緊緊抓著顧若妍的手,一起往車上走。

李想見恩寧也要走,急忙撲上來攔住她。

“你什麼意思?錢不退嗎?我確實中獎了,那幅畫就是我的!我們為什麼還要花錢買下來?”

“請柬是你自己弄丟的!”恩寧一字一頓,帶著寒意。

Advertising

“可我們認識啊,我會騙你嗎?你覺得我在騙你?”李想皺起眉,“一個號碼,說清楚不就好了!好歹相識一場!我若沒中獎,我會騙你說中獎嗎?”

李想今天必須把這件事弄清楚。

那可是好幾千萬!

哪怕嫁給孟知冬,她這輩子都沒見過那麼多錢。

恩寧懶得和李想廢話。

孟母寧可斥巨資買下那幅畫,也不言明弄丟請柬一事,不是為了顏面,而是為了維護孟家的尊嚴。

現場賓客那麼多,且都認識,沒有憑證肯定無法領獎。

怪只怪李想自己弄丟請柬。

“我怎麼知道有抽獎?你們事先又沒說。”李想氣惱地拔高聲音。

“請柬上有小字標明,是你自己沒注意!上面有寫這場宴會有抽獎和拍賣活動,妥善保管好請柬。”

李想還是攔著恩寧,不讓她走。

恩寧已經沒了耐心,若不是想給孟知冬留幾分薄面,真想讓人將李想趕走。

“你如果覺得我處理得不當,讓你婆婆明天來找我,我會將善款退還給她。”

“你!”李想忍了忍怨氣,“我和她是一家人,退給我就行!”

“捐贈人是孟母的名字,退還也要她親自過來簽字。”

Advertising

李想得到答復,心中總算寬慰些許。

“好,明天我讓我婆婆去找你,你到時候可不能賴賬。”李想歡喜地讓開路。

心裡美滋滋的,回去後告訴婆婆可以退款,她一定非常高興。

裴佳音在不遠處和奧特姆做道別,看向李想那一臉歡喜的樣子,不禁搖頭。

孟知冬怎麼選了這樣一個老婆?

也夠倒霉的!

前女友和現任都不是良人。

恩寧上車後,捏了捏發漲的額角。

顧若妍氣得直拍心口,“真想揍她一頓,也太......太......”

連顧若妍都詞窮了,不知如何形容李想。

“孟知冬是未老先衰老花眼了嗎?他是怎麼眼瞎看上李想的?他難道不知道,李想看上的只是他的家世和錢嗎?”